工商局先帮企业解决问题后吊销执照 为何变脸?

发布日期:2019-08-10 11:46   来源:未知   阅读:

  一家企业因法定代表人的原因,7年没有参加工商年检,依法应该吊销该企业的营业执照。可几十名职工的出路谁管?企业欠缴的数百万元社保、医保谁缴?

  补办年检一切问题便可解决。开会、补材料,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工商局手把手帮这家企业解决后补年检中存在的问题。全体职工欢欣鼓舞地等待了一年多,却收到工商局吊销企业营业执照的决定。哈尔滨工商局为何变脸?记者为此展开调查。

  富康公司先后开发改造了南岗区跃进乡翻身村一、二、三期危棚区改造;护军街工大家属危楼的抢先改造;建设街哈军分区家属楼改造,加上海南、大连等地的数十个开发建设工程,名声赫赫。

  天有不测风云,时任董事长身陷囹圄。2000年,一位不是股东的人未经股东大会审议,就出任了富康公司的董事长。

  2002年,富康公司停止了职工的社保和医保的缴纳;2004年,富康公司的年检也没人管了。有证据显示,这位董事长在2005年已调转到哈尔滨市富达染厂,且在2006年7月25日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这位董事长还带走了富康公司的所有证、章。时至今日,这位既不是富康公司股东又早已调离富康公司的人,却还是工商局承认的富康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无人打理的富康公司完全瘫痪:十年来公司欠缴职工社保、医保累计达380.7万元之多。由于那位调走的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带走了公司的全部证、章,富康公司连年检都无法参加。

  先换法定代表人,再补办年检手续不就可以解决现任法定代表人不配合的问题了吗?哈尔滨市工商局的领导也认可这个办法。

  2011年10月30日,富康公司召开了《原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出资的股份所有人大会》和《哈尔滨富康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会》。前一个会议推选出职工股代表——孙孝忠;后一个会选出新董事长——谭德贵。罢免了那位早已调走的董事长的法定代表人资格。

  “2011年12月初,哈尔滨市工商局本着扶危解困、特事特办的精神,由两位副局长召集登记处、管理处、法制处等处室的负责人,开会研究富康公司补办年检办法。”新当选的富康公司董事长谭德贵对《法制日报》记者说,“会议意见是,当时就预测2018年可能是重卡市场的峰值,东由登记处先变更法人,后进行年检。”

  会议的结果是,富康公司2012年初从2011年拟吊销企业名单中撤出。企业职工无不欢欣。

  “怎样确认出席上述两个大会人员的真实性?工商局提出问题。”富康公司工会主席、香港赛马会,职工股代表孙孝忠回忆说。“找几位改制时的领导证明一下”,工商局工作人员提出建议。

  “我们为了证明效力不仅请来多位老领导证明,还对参加两大会议人员的身份和会议程序进行了司法公证。”孙孝忠说,两份证明拿到工商局,登记处的领导说,这些不行,只有辖区工会或市工会对你们召开会议的确认书才好使。我又开始联系工会。

  2012年10月24日,哈尔滨市道外区工会出具了《哈尔滨富康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并股东会证明》:你公司2011年10月30日召开的原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在1993年改制时投资的股份所有人大会,41名参会人员确认为你公司当年在册正式职工。

  拿到这个证明,谭德贵、孙孝忠和奔波了一年的职工们都笑了——企业再生有望。

  今年3月,哈尔滨工商局作出吊销富康公司企业营业执照的决定。该公司职工不服,向工商局提出申请听证程序。

  6月5日,富康公司收到了哈尔滨工商局的听证通知书:根据你单位的要求,本局决定于2013年6月14日9时在哈尔滨市工商局听证室对你公司不服吊照申请听证。

  为何还是吊销执照?富康公司职工找到了问题所在——哈尔滨市工商局给市委、市政府的一份报告。

  在这份哈工商函[2013]13号的《哈尔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哈尔滨富康房地产开发股份有限公司申请办理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有关情况的报告》上,记者看到如下内容:富康公司被撤出我市2011年拟吊销企业名单后,谭德贵等部分职工不断地在组织材料、申请变更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我局相关业务部门也从法律法规指导和提交材料规范等方面帮助其做了大量工作,但由于富康公司部分职工召开会议的合法性和有效性存在问题,至今无法受理其变更登记申请。主要原因是:到目前为止,富康公司部分职工申请变更登记给我局提交了5份材料:1、《原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出资的股份所有人大会会议纪要》;2、《原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出资的股份所有人大会会议纪录》;3、1994年1月《富康公司工资明细表》;4、《富康公司董事会(新)决议》及哈尔滨市国信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5、道外区工会出具的《富康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并股东会证明》。上述材料从公司变更登记的规范要求看存在两个方面问题:一是该公司132个自然人股东出资380万元,占公司股本总额15.04%,富康公司部分职工提交的41名股东在380万股权中所占比例只有3.2%,显然达不到法定的10%以上的表决权比例要求;二是“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集体职工委员会”出资2146.4万元,该项出资是原集体企业积累转为注册资本,应归集体企业全体职工所有,同时也关系到富康公司为申请变更登记而召开的41人职工(股东)会议的合法性和有效性问题。那么原集体企业到底有多少职工?都是哪些人?参加会议的41名职工是否包括在享有2146.4万元股权的范围?是否达到集体企业职工大会的比例要求?这些问题上述5份材料均无法给予确认和证实,我局自然也无法依据上述材料为其办理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变更。

  对此,谭德贵说,且不说富康公司提供的是27份材料,就按工商局说的5份材料分析报告:富康公司是1993年由哈尔滨市城乡建设综合开发公司改制而成的,5份材料中的1994年1月《富康公司工资明细表》共有70余人,工资表标注了10余人是聘任人员。这份工资明细表不能回答原集体企业到底有多少职工吗?工资明细表上有名有姓不能回答都是哪些人的问题吗?有了职工总数和真名实姓,还有公证处和工会对与会的41名职工身份的确认,不能算出所占职工总数的比例吗?

  再就是41名职工的持股是否达到10%的问题。公司法第102条规定:“董事会不能履行或者不履行召集股东大会会议职责的,监事会应当及时召集和主持;监事会不召集和主持的,连续九十日以上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百分之十以上股份的股东可以自行召集和主持。”

  谭德贵认为工商局理解法律有误:“持股达10%应该是职工股加个人股之和的10%。也就是2146.4+380=2526.4万元的10%。集体职工委员会推选的孙孝忠一个人就代表了2146.4万股权。按工商局说的41个人占380万元的百分比,工商局的3.2%不知道是咋算出来的。”《法制日报》记者拿着这41名职工的股权证算了一下,是115.5万元,占380万元的30%还有余。

  还有,这41名职工是否拥有2146.4万元职工股股权?没有职工股股权能够有权推举职工股股权代表吗?

  6月19日,《法制日报》记者向哈尔滨市委宣传部提出到工商局采访的请求。当天,哈尔滨市工商局宣传部一位科长电话询问了采访内容,告知记者等待通知。截至发稿,记者没有等来是否接受采访的通知。(记者郭毅 通讯员郭佳音)标签: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